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有色 铜业动态正文

铜库存究竟过剩还是短缺 或两者皆非?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7-02 浏览次数:841

铜市场是盛宴还是饥荒?

目前精炼铜市场正走过最混乱的阶段之一,同时出现供应过剩和短缺的迹象。

上海期货交易所(SHFE)仓库的铜库存节节高升。

上周SHFE的铜库存激增45,032吨至350,138吨,创下纪录高位。自从年初以来,几乎已增加了一倍。

在伦敦市场,情况则刚好相反。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注册铜今年迄今减少了61,625吨。目前的174,175吨是2015年2月以来最低。

专门用于实货出货以外的可用铜库存,来到2014年9月121,425吨以来最低。

不足为奇的是,LME价差较窄,且还在进一步收窄。同样不出所料的是,上海期铜曲线呈现温和的正价差。

很混乱,是吧?

这些都让国际铜业研究组织(ICSG)最新的一连串预测显得尤其及时。

就ICSG看来,精炼铜既不极度充裕也不较为匮乏,预计今明两年均为供应和需求大致均衡。 (报道全文)

**均衡的市场?**

ICSG目前预计,今年全球精炼铜供应缺口5.6万吨,2017年将过剩2万吨。

今年预期的缺口已明显低于ICSG在2015年10月上次会议的预期,当时预计供应短缺12.7万吨。

不过对明年的预期盈余规模也低于当时预计的17.5万吨。

不论如何,以未来两年时间来看,结果都是一样的,铜市供应和需求状况较为均衡。

而且相对于规模达2,300万吨的精炼铜市场而言,这些盈缺评估规模都非常小,均在统计误差范围之内。

而且还有许多环节可以发生误差。

像铜这样用途多元化的工业用大宗商品,要精准判断供需平衡状态,从统计上而言,永远都是高难度的工程。

考虑到当前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尤其是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铜消费国发生的事情,统计数据变得愈发难以确定。

但这里的关键信息是ICSG在最近三次会议期间对于供应和消费预测数据的变化,如下图所示。

**生产和消费均下调**

当然,如果说铜没有大量供应过剩,那可能与直觉不符。

新矿投产,而铜需求增长却在放缓,尤其是中国的需求。中国是过去10年来铜消费的主要推动力量。

鉴于中国需求放缓以及其他地区制造业疲软,ICSG也的确削减了铜消费预测。

该组织现在预测今年全球铜表观消费量仅增长0.5%,这与中国自身表观消费增长同样疲弱的预期相呼应。强调“表观”这个词,就是说计算只使用已经公布的信息,而不采用未公布的库存变化信息。

这与该组织上年同期预测的增长3.1%,以及10月上次会议预测的增长3.0%相比,下修幅度确实不小。

但ICSG同样大幅下调了供应面的预测,抵消了消费预测方面的下调。

如今预期全球铜矿产量在2016年将仅成长1.5%,2015年4月和10月时分别预测成长5.1%和4.2%。

明年的成长率料将升高至2.3%,但仍将低于2015年时的3.5%。

这个供应预测最有趣的部分是主要构成之间的趋势背离。

因此,尽管铜精矿的产量今年料将增长4%,但阴极铜的供应则料将减少8%。

这主要是嘉能可位于非洲中部的营运,以及美国自由港麦克默伦铜金矿公司FCX.N位于美国和智利的营运自愿性关闭产能所致。

矿商减少阴极铜产量,进而使得ICSG调降精炼铜供应成长预测至0.5%,去年10月时预估为增长2.3%。

面对铜价下跌,可供使用的废料下滑,二次铜生产料也将减少1%。

**关键在阴极铜**

当然,ICSG最新预测本身可以及时一窥样貌,但同样重要的是,它们只能提供铜供应链中精炼铜部分的情况。

如同其他许多分析师预期,这很有可能是等待加工成为的铜精矿严重供应过剩。也有可能是完成加工的成品或半成品库存增加。

但对价格而言最重要的是中间阴极铜的部份,因为LME与上海期交所的交易,就是以阴极铜的供需情形为依归。

数量搞不好也不像大家想像的那么多。

如果真的是这样,上海与伦敦目前库存趋势分化的情况将无以为继。

实际上,在价差明显紧缩的情况下,LME市场似已出现某些反应。

指标现货对三个月期铜价差上周收在每吨逆价差16.50美元,周一早上现货升水已上扬至23.15美元。

原因可能是主力3月期约即将到期,现货对期货活动正常转为热络,但由于库存水平过低,因此收紧的情况不太可能消失。

加上ICSG预估今年不会出现金属大幅供应过剩,因此它们将继续维持在低档,直到LME现货升水上涨的程度,足以令目前运往中国的趋势转向为止。

在市场本身对今年铜价预期仍然众说纷纭的情况下,LME价差收紧也许是唯一能确定的一点。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