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有色 铜业动态正文

嘉能可危局冲击金属市场 是否会转抛铜库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7-02 浏览次数:547

嘉能可股价周一交易盘中再度暴跌,最高跌幅一度达到了31%,收盘跌幅达29.42%。投资者担忧嘉能可或将无法快速减轻债务负担,公司可能会陷入与商品价格暴跌互动的恶性循环。

  此外,市场还担心嘉能或成为商品界的“雷曼兄弟”,股价暴跌令其5年期信贷违约掉期(CDS)由550点狂升至757点,嘉能可债务违约机会大升。­

  继上周一嘉能可抛锌引发沪期锌跌停后,昨日股价暴跌的恐慌已冲击大宗商品市场,有色金属全线收跌,其中LME期铜大跌1.33%,沪铜1512大跌1.85%。今日恐慌情绪继续发酵,沪市有色金属期货日盘全线收跌,沪铜1512收报37640元/吨,跌幅为2.49%。

  嘉能可事态逐渐扩大,是否会走向破产?为自救该开出怎样的良方?是否会抛售铜库存?受影响的铜价后市如何?中国版嘉能可是否会出现?带着一些列的问题,看业内分析师如何解答。

  SMM:你认为嘉能可是否会破产?

  中大期货副总经理/景川:

  存在这样的可能,债务危机通常会导致资金链的断裂,在这样的背景下引发破产的几率很高,如果不能有效的获取后备资金的支持,破产通常是大概率事件。

  中粮期货董事总经理、首席分析师/王在荣:

  嘉能可会否破产目前尚不能确定。就宏观面而言,年内美联储很可能开始加息步伐,加息后全球量化宽松将告一段落,由此全球股市和大宗商品下行概率增大。铜、锌、镍等有色金属,以及原油等商品均有一定的下跌空间存在。在这样的环境下,将进一步将嘉能可挤到市场边缘,如嘉能可不采取一定的补救措施,很可能会濒临破产边缘。

  南证期货无锡营业部总经理/徐峰:嘉能可这艘船已经在沉没。

  国信期货金属负责人/顾冯达:可能会破产。

  鲁证期货/赵擎:很可能会破产。

  大有期货/张顺清:

  不会破产。从今年半年报数据看还未到破产地步。从公司的主营范围看,能源产品占59.36%,,金属及矿产占28.90%,农产品占11.68%,其他0.06%。

  从公司半年报来看(下图):从2013年以来,大宗商品步入熊市,公司筹集现金流状况恶化,所以造成短期的抛售商品库存以增加现金流,来改善公司运行状况。

  一德期货/吴玉新:

  嘉能可目前正陷入利润下滑-流动性紧缩的恶性循环中,如果嘉能可再未有更加积极的动作,那破产的概率非常大。这有色金属这不破不立的行业中,嘉能可或许是这破局者。

  国泰君安期货/季先飞:不会破产。

  SMM:嘉能可是否会抛售铜库存救急?

  中大期货副总经理/景川:

  应该已经在抛售当中了,毕竟重资产以及轻资产的抛售是企业在极短的时间内获取现金的有效途径,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抛售其资产是其首选。

  中粮期货董事总经理、首席分析师/王在荣:

  有这种可能。面临紧急危机,嘉能可将可能被迫出售一系列资产用以清偿债务。所以,嘉能可为达到自救目的,不排除会将铜库存进行抛售兑现,以挽救当前的不利局势。如出现抛售状况,大量库存流入市场,将进一步打击大宗商品市场的投资信心。伦铜价格目前已跌破5000美元/吨关口,未来我们预计,仍有下破4000美元/吨,并继续向下运行的可能。

  南证期货无锡营业部总经理/徐峰:关键是熊市流动性很差,大家都是泥菩萨过河的状态,谁来当天使?

  一德期货/吴玉新:

  铜作为嘉能可的重要产品之一,如果财务状况持续未能缓解,铜业可能作为抛售的对象,但由敏感性分析中,铜相比其他资产的价格变化对嘉能可影响更重,企业可能会放弃锌来全力保铜。相比其他产业链,铜产业抗风险能力更强,铜库存要抛售的话,嘉能可也就离破产不远了。

  大有期货/张顺清:有可能,但是筹集的资金有限,解决不了主要问题。

  国泰君安期货/季先飞:会,而且听说已经在抛。

  国信期货金属负责人/顾冯达:有可能。

  鲁证期货/赵擎:不会。

  SMM:你觉得嘉能可该采取怎样的举措来解困?

  中大期货副总经理/景川:

  包括抛售资产以及各种渠道获取资金以缓解危局,当然最大限度的降低现金成本也是其目前状况下的举措之一,而若能够延长兑付期限也是近年来解决债务危机的途径,而长短配置也在一定程度上延后危机的爆发点。

  中粮期货董事总经理、首席分析师/王在荣:

  当前局面对于嘉能可而言是十分不乐观的,且危机待救,时间紧迫,不容再拖。我认为,目前嘉能可能采取的最佳举措应是尽快在期货市场中进行锁仓操作,这是目前行之有效的手段。充分利用期货市场功能,对现货进行套期保值,以缓解铜价下跌带来的冲击,抵御一定的风险。

  南证期货无锡营业部总经理/徐峰:

  鲁证期货/赵擎:抛售非核心业务资产和经营业绩不佳的矿山,而非现货库存。第一抛售库存对改善资产负债表的作用并不大;第二库存相比较矿山和其他资产的流动性更强,抛售高流动性的资产才是最后的选择。

  一德期货/吴玉新:

  目前嘉能可事件是流动性危机,利润恶化导致信用评价下降,目前仅比垃圾级高出两级,那么将意味着其很难在市场上融到资金,从而加剧本就岌岌可危的债务风险。而年底就有大量债务到期。

  要解此困境,首要的是要稳住信用并信。前几大股东要发挥应有作用,比如增资或者寻求与国际金融机构合作提供信用便利。积极与债权方磋商,致力于债务展期等目标。只有通过这些措施,企业才能在市场融到资。其次,积极剥离非主营业务,通过变卖这些资产偿还部分债务,收缩业务范围,尽快改善利润表和资产负债表。

  国信期货金属负责人/顾冯达:寻求外部融资,抛售相关资产或业务,兼并重组。

  大有期货/张顺清:通过市场发债或转让股份形式筹集流动资金。

  国泰君安期货/季先飞:剥离资产。

  SMM:嘉能可引发的恐慌情绪是否会持续打击铜价?你怎么看铜价后市?

  中大期货副总经理/景川:

  必然会打击铜价,危机的出现企业自然会更多的保有现金资产,而抛售库存将导致短期内的供需失衡。铜市场目前运行在逆周期当中,整体弱势加上嘉能可事件对铜价短期内又是猛烈一击,使得铜价下行加速,但抛售过后市场的纠偏会令铜价反弹。

  中粮期货董事总经理、首席分析师/王在荣:

  嘉能可事件引发的恐慌情绪在一定程度上将会给铜价带来持续的打压。但铜价的下跌也是由多个因素共同叠加作用而发生的。正如之前所述,商品价格变化背后的主要推手之一正是美国加息。美国加息将导致全球量化宽松结束,这不仅引发全球股市出现一定程度的下跌,同时会引发大宗商品继续下跌。加之目前民众普遍信心不足,嘉能可引发的恐慌情绪也会进一步打击价格。

  就铜价而言,我认为,目前伦敦铜价格还存在一定的下跌空间,保守预估仍有10%的下跌空间,下跌幅度有可能达到10%到20%之间,也就是说,伦铜可能从5000美元/吨左右下降到4000美元/吨附近,而沪铜可能会从38000元/吨左右跌至到35000元/吨左右。

  南证期货无锡营业部总经理/徐峰:必然会打击,尤其本身就还在大熊市周期中,大多头砍仓的威力大家不是没见过。国际铜价继续奔着2001年以前的区间去,国内同价既要看国际铜价的脸色,还要看国内人民币汇率的脸色。

  一德期货/吴玉新:

  嘉能可锌库存抛售引发市场恐慌情绪,在恐慌氛围下市场可能更乐于去做更坏的打算,从而对有色金属全面打压。但是我们前面也提到了铜产业抗风险能力更强,而且我们说全球铜过剩量不到40万吨,为全年消费量的1%-2%。只需小规模的减产,便可改变阶段性供求平衡关系。如今的库存水平也很低,我们看铜库存方面,未有明显的变化,现货也维持升水结构,预计对铜价影响不会特别大。后期铜价走势,我们更需关注国内经济企稳情况以及下游需求状况。

  大有期货/张顺清:

  短期对市场影响有所扩大,铜价被拖累至近几年来低点附近,后续市场还需进一步消化影响的过程。即使抛售铜库存,对铜价的影响只是短期的冲击,市场供应短期增加,但是从矿的供应端和矿山投资将会出现收缩,两者因素可能会先后做出反应。最终铜价还将回归基本面。铜价后市还将承压探底和启稳的过程。至于创新低或更低都存在可能性。

  鲁证期货/赵擎:

  只是对短期的市场情绪冲击,并不改变铜基本面。对与短期而言明显是利空的,但中期矿山减产已成事实,过剩担忧有所缓和,铜价走势更应该关注的是国内经济走向。

  国泰君安期货/季先飞:持续打击铜价,后市铜价看跌,但跌幅暂时不看很大,后期需关注嘉能可事件是否会引起连锁反应,对其他大型矿企是否会产生影响。

  国信期货金属负责人/顾冯达:有利空影响,整体看空有色。

  SMM:国内矿企在产品价格下跌影响下业绩均下滑,是否会出现中国版“嘉能可”?

  中大期货副总经理/景川:

  商品价格的下跌对企业的影响取决于企业对杠杆的运用状况,从概率上看存在这样的可能性,但由于国内企业金融资产相对比例不大,同时多数企业的杠杆运行在合理区间内,所以中国版的“嘉能可”目前还没有看到。

  中粮期货董事总经理、首席分析师/王在荣:

  我认为中国版“嘉能可”事件不会出现。主要原因是,在国际范围的大宗商品贸易中,尤其是铜矿上,中国属于主要的进口国之一。大宗商品的下跌,铜价的下跌,将有利于中国加大进口力度,国际铜价的下跌,反而可能引发国内铜进口需求加大,这对于国内相关企业而言则是一定的利好。所以,中国版“嘉能可”现象出现的可能性非常小。

  南证期货无锡营业部总经理/徐峰:

  国内大宗行业面临的局面跟嘉能可是一样的,都是高杠杆下怎么快速去杠杆的问题,可惜临渴挖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还没喝到水就已经因为挖井既消耗体力又有汗液水分浪费,直接虚脱。凡事需知进退存亡,古语讲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目前百废待兴!

  一德期货/吴玉新:

  国内至少80%以上的矿商处于亏损状态,云南地区许多小矿场已经倒闭,也就是说国内很多矿企发生了嘉能可类似情况且倒闭很多,但规模小对市场影响十分有限。但是大型企业成本更为低廉,或者说抵御风险能力更强,目前表现还不错,况且他们主营更多地是冶炼环节,利润还挺可观,小型矿企关闭更有利于市场整合。

  大有期货/张顺清:

  这个可能性偏小。国内企业海外购买矿山资源,一方面有政府部门的支持,另外早期投资的大都应该在高价位期间,时至今日,商品熊市跌幅已经很大,对国内企业虽然有较大影响,但是还未见有企业或上市公司做出较强的负面作用。

  鲁证期货/赵擎:鲁证期货/赵擎:不会,第一国内并没有矿企从规模上能够与嘉能可相当的级别;第二大矿企一般都是国企,大型资源类企业如果出现较大问题的话肯定会受到国家支持。

  国泰君安期货/季先飞:出现可能性较低。国内小型矿企已经大部分关闭,大型国有矿企生产稳定。

  国信期货金属负责人/顾冯达:不会,国内矿企大而不倒,国家撑腰。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